厉害的人都比我努力。

关于

日落山水静,为君起松声。


依旧点图。图文无关,我就是觉得这句诗很适合扣子orz

果然这种没什么颜色的灰不拉几的画法最适合我……

我八的点图。第一次画剑子。

上色又扑街了啊啊啊我好气啊!!和一开始的想法南辕北辙,也不知道我铺颜色的时候怎么想的= =

求求老天爷给我个色感吧orz

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在发图的时候不用说自己上色狗带了啊orz

梗来自《当爱已成往事》里的一句词:别留恋,岁月中,我无意的柔情万种。

以及Mozzie的文里的一个情节:老素把糖藏在手心里,握紧双拳让谈老师猜放在哪边。

因为在lof就多扯一点,大概去年开会的时候看到暗暗的会议室里突然出现一道光,记住了这个场景。然后因为当时没有能力画就一直没动手,拖了一年,还是没有能力画,光荣扑街。出现了大面积的雷同色,还有很多颜色很脏什么的,有点心疼我的线稿。本来觉得这个算是《日月无双》的衍生脑洞,但是现在没脸投喂太太了,爆炸= =

觉得画得不好也不是谦虚或者故意装啦什么的,实在是……中间磕得太日狗,花了很多时间和力气也没有成功。还有就是,过了那么长时间,也...

一个月没画,b站直播摸了个小甜饼爽一下。

画的是coser太太的照片(有授权),原图见最后,所以不是照着爸爸和小空的偶的感觉来画的,不过之前摸鱼摸顺手了,所以画得也不是很像两位太太啦= =强迫症还把刘海眼罩什么的都还原回来了。

这张画起来很开心,但是好像永远跳不出黄紫色调orz

果然是画什么都走灰调,无法控制自己压色调的手。八说这图是十年后衣袋里的旧照片,吐槽我是灰败的画手233333 笑cry!

给基友画的头像,请不要使用不要使用不要使用!
微博发的是蓝眼版,因为据说开花是棕色眼睛,戴美瞳带了两天过敏了,所以后来就棕色了,笑cry(◐‿◑)

【金光·史艳文中心】风流去01

民国au
全员cb

史家二儿子趁乱溜走了,“弃学从戎”这四个字在他嘴里转悠好久,谁也不知道真有实践的一天。
燕驼龙只道是小空留宿学校里没回来,等发现的时候怕是人已经走了好两天。床铺理得整齐干净,衣柜却空荡荡的,只在书桌上压了一方薄纸,上头简简单单几个字,一笔一画写得慎而重之,语气却轻描淡写,只说道是去南边当兵去了,具体去向却毫无交代。
燕驼龙急得眼冒金星,外头乱得一塌糊涂,家里也跟着乱起来。家主人是好几天没回来了,他自个儿跑外头无头苍蝇一样问了一圈,当然是毫无收获,想着还是要赶快告诉史艳文,雇了辆车急匆匆往东城跑。
彼时史艳文正忙于中原大学迁校一事,局势一天比一天紧迫,日军眼看着就要打过天擎关,学校再不...

深夜辣鸡粮= =

非常不好吃!

完全不会板子,画不好sad……画不好……

虽然没人看这边也还是发一下吧= =

补课时候遇到一个妹子,同校同届,影视系的,暑假要和院长去西藏一个月,协助院长拍一个冲戛纳的纪录片,然后去韩国参加一个广告比赛,这个韩国的比赛她去年也去感受过了一次,感觉是个走南闯北、已经见识丰富的年轻人了。
突然感慨自己真是,格局狭小。
每天都在纠结些什么?画不好同人?嫌弃自己单飞水彩完全不花时间去磕板子?发图没人看?被别人讨厌?接不到胶带稿子?
眼光低到飞不出这个小小的圈子,什么也不知道,什么也没见识过。大学的三年,既没有看书,也没有学到什么专业上的东西。说到专业,仿佛至今只是初级入门的人。水彩是自学的,也是唯一算得上有进步的东西,也没有画得怎么样,板子就要羞愧了。在插画上是业余花费时间最多的,但...

探讨一下自己的丧

我大概不丧的时候只有在完全投入画下一张图的时候,然后发出来又是无尽的丧。。。。特别是觉得本来还画的不错的时候,事与愿违的情况下丧会呈现几何级数爆发。。。。。到开始折腾下一张的时候又平复,发出来继续丧。。。
周而复始,无穷无尽,恶性循环(;´༎ຶД༎ຶ`)

hp设定,接之前的辣鸡小条漫,大概是决斗结束后的合影,1986年两只16岁的大佬。


后续有个小脑洞,总体上就是藏爹输了决斗被哥哥拉去拍合照,藏爹很不爽,哥哥魔法决斗赢了自己,还要拉自己过去合影留念,想一掌拍死!
于是在好胜心驱使下后来藏爹决定再次约哥哥决斗:如果spa输了就要在格兰芬多塔尖上向下大喊三声“史艳文输给罗碧啦”,并且三个月不许叫自己小弟;spa说藏爹要是输了就把头发剪短到和自己一样。
决斗的前半段两个人一直势均力敌,你来我往,各显神通,要死要活,后半段藏爹不慎踩中了温皇乱扔的香蕉皮滑了一下被spa解除了魔杖。恼羞成怒的藏爹当场表示和温皇割袍断义。并且速度被微笑的哥哥拉去剪毛。
当天...

1/12

© 祈荷 | Powered by LOFTER